页面载入中...

2019年日本2万人自杀 男性自杀人数比女性多2.3倍

  在春耕即将开始的时候,人们用震天的锣鼓、生机勃勃的集会游行来唤醒大地,催促春耕,祝愿新的一年能够风调雨顺、五谷丰登。因此花鼓也就成为农耕民族的精神力量,含有祝福和祈求丰收、幸福的意愿。此外,在寺庙迎神赛会的时候,也有大规模的花鼓出动,这类群众性的集会是盛大的传统民俗文化娱乐活动。

  翼城花鼓世代流传,经久不衰,与当地人民的生产、生活息息相关,为后人了解古代翼城的社会变迁、历史沿革提供了一份珍贵的史料,同时它也是音乐学、民俗学等领域的重要研究课题之一。中国50周年大庆的时候,天安门广场上进行表演的就是翼城花鼓。挖掘、整理和保护翼城花鼓,对进一步丰富民间舞蹈将起到积极作用。

  手机社会和消费主义把人变成孤岛

  北京社科院文化所副研究员季剑青进一步推进了李陀的看法,他觉得“手机社会”使争论越来越不可能,因为大家都安于自己的那一套知识、价值。而现在整个体制和新科技都在鼓励这样一种消费的方式,“比如说我们去亚马逊、京东上买书,可以根据自己的趣味挑选自己喜欢的书,然后很快给你推荐相关的书,整个用大数据作为支撑会牵引你的趣味,不是挑战你的趣味,相对会引导你在舒适区里面生活,推荐给你的书永远是你喜欢看的,永远不是新的挑战,这是消费主义的逻辑。”

  季剑青说:“消费主义制造了这样一种生活方式,制造了互不接触、互不交流的小群落。有的群以前还吵架,现在也不争论了,这是由于消费主义已经渗透到我们的逻辑里了。”他认为,消费主义时代文化的整个界限在消失,趣味高低的观念越来越淡化。他说:“一个一个小群落之间没有谁比谁高,我跟一帮朋友天天讨论网络小说,你天天讨论19世纪的作品,我们是不同的圈子,没有高低但是有界限,就是说你的圈子跟我的价值是不可通越,不可交流的,这个界限是在不断地形成,而且不断地固化,消费主义在不断地帮助固化这样的界限。”

  季剑青还指出了手机社会造成的语境坍塌问题。这指的是一旦商品变成一个焦点的时候,整个生产过程都被忽略,信息实际上脱离了语境。譬如,一个朋友圈的用户,他每天在朋友圈展示自己的生活,帮助确立一个形象,但是这些信息背后的语境是缺失的,谁也不知道你在什么情况下说这句话。在学术领域也一样,就是这些作为终端呈现的信息,后面的网络生产知识产品的过程,就跟消费的商品一样,生产、运输的过程,整个图景是消失的。

admin
2019年日本2万人自杀 男性自杀人数比女性多2.3倍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